笔趣阁 > 福妻满满 > 第257章 打听

第257章 打听

?热门推荐:
????福元华和刘太医之间有什么猫腻,要打听起来并不是简单的事。

????福元圆等了两天,终于等到银宝从沈氏消息渠道拿回来的消息。

????“娘娘,说是那刘太医的外室和刚满月的孩子被二皇子妃的人带走了,”银宝一路回来品味着这消息,依旧啧啧不已,“是以刘太医只能帮着二皇子妃说话,骗说二皇子妃有了身孕。”

????福元圆挑眉,惊奇刘太医对外室和私生子竟然这般看重?

????要知道瞒骗皇室那可是杀头的重罪!

????银宝忙解释道“听说那刘太医本是三代单传,虽然家里妻妾不少,但是膝下全是女儿。好不容易在外头养了个外室,又生了个儿子,就指望着这个儿子续传香火。”

????刘太医的这个外室,说起来不过是某妓院的妓子,因为性子婉约颇得刘太医的欢喜,被刘太医私下里赎了出去。

????但到底身份不佳,仅能养做外室。

????哪知这外室有了身孕后,竟然一举得男,给刘太医生了唯一一个儿子。

????刘太医年纪不小了,好不容易有了男丁,自然当做了掌中宝。

????正琢磨着如何让这儿子认祖归宗呢,就让福元华给一锅端了。

????急得刘太医把命给福元华去换回儿子的心思都有了。

????福元华自然不需要刘太医的命,反而是将自己不能有孕之事告诉了刘太医。

????并且要求他替她掩饰此事,直到她顺利生下孩子。

????“那孩子呢?”

????福元圆提出疑问,福元华再怎么掩饰,最后总要抱个孩子回来。

????银宝嘿嘿一笑“奴婢打听到了,前些日子听说青杏做了错事,被二皇子妃发落到乡下庄子里去。”

????“奴婢偷偷去瞧了,那青杏在庄子里就跟半个主子似的,什么事儿也不用做,好吃好喝着呢。”

????福元圆莞尔“该不会是青杏怀孕了吧?”

????福元华让身边两个丫鬟侍寝之事,福元圆早就听说过了。

????虽说她现在早已没将福元华姐妹俩放在心上,但两人的风吹草动,还是有着包打听的银宝同学传与她听的。

????“对呀!”

????银宝用力点着头,“可不就是青杏怀孕了,大概有一个多月了。”

????福元圆喝了口茶,眯起眼睛笑,福元华福元青姐妹俩的小日子过得可真是惊险刺激又热闹。

????“娘娘,二皇子妃这可是欺君大罪,”银宝伸出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,“这怕是得杀头的,咱们要不要……”

????福元圆白了她一眼,福元华若是犯了欺君大罪,她们平国公府怕是会受大牵连。

????她自己倒是不要紧,若是连累了祖父祖母还有爹娘,那可不好了。

????福元圆摇摇头“这件事情我们随时掌握消息即可,无需处理。”

????该头疼的人是福元青,让她去琢磨吧。

????“阿嚏——”

????此刻在永和宫的福元青正好打了个喷嚏,翠枝忙替她围上披风。

????“娘娘,廊下风大,您还是回殿中歇息罢?若是感染了风寒可就不好了,您可要紧着肚子里的小殿下。”

????福元青紧了紧披风,默默回了屋。

????她脑海里仍是福元华在慈宁宫干呕的一幕。

????刘太医为何会诊出福元华有了喜脉?

????莫不是他已经为福元华所用?

????福元华定是知道了自己不可能有孕。

????只是,知道了这件事的她,为何不是想尽办法隐瞒此事,反而如此张扬地声称有孕?

????就算请得刘太医助她,难道就不怕露出端倪?

????十月怀胎,要隐瞒到生孩子那一刻,这期间得有多少风险?

????三妹——

????从来都是如此有勇无谋的性子!

????就如谎称凤命,夺走原本属于她的位置那件事一般。

????明明漏洞百出,顷刻就能被人识破的事,她却毫不犹豫地做了。

????福元青的眉头越蹙越深。

????面对这么一个莽撞,但却又每每旗开得胜的妹妹,她心底愈发惧恨。

????她本以为自己是个计谋周全又知晓人心的人,但所有的思量在福元华不按牌理出牌的鲁莽行为中,总是一次又一次的落败。

????难不成,三妹才是真正的有勇有谋之人?

????而她的自以为是,在三妹的智谋之下,其实什么都算不上?

????不然,怎会一次又一次,她会败给三妹?

????福元青思来想去,头痛欲裂。

????“娘娘,正妃娘娘怎会有孕?”翠枝明白福元青的忧心,她亦是百思不得其解,“当日明明让她喝下了……”

????“住嘴!”

????福元青瞪了翠枝一眼,翠枝忙闭了口。

????深深地叹了口气,福元青站起身走到窗边。

????这一次,她绝不能让福元华得逞,她不能让福元华‘生’下孩子。

????否则她这个侧妃娘娘,怕是永无出头之日。

????隔了两日,早朝上提及了皇家冬狩之事。

????每年皇家冬狩都是冬季的一大盛事,今年亦不例外。

????早在三个月前,皇家冬狩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。

????从拓展校猎场地、运输物资装备、布置警卫巡逻到悬挂指示旗帜等工作,无不需要仔细到位,工作量可谓巨大。

????早朝上负责冬狩的官员将准备事宜一一呈报上去,庆元帝很是满意,当即宣布再过几日便启程皇家冬狩。

????待早朝散后,几位皇子相携出了金銮殿。

????“去年大皇兄猎了一只白鹿,”说话的是四皇子秦宇,他的声音温文和煦,“皇弟记得父皇当时高兴极了。”

????秦泽嘴角淡淡一勾,秦昊则急吼吼接了话“四皇弟你咋不提去年咱们兄弟中,猎得猎物最多的人是你三皇兄我?”

????他咧开了嘴,露出洁白的牙,“还差点被二皇兄赶上了。”

????秦旭轻哼一声,对狩猎之事,最勇猛的莫过于秦昊,他可不屑于比较。

????只不过,想起秦泽去年猎了象征祥瑞的白鹿,他眸色愈发加深。

????五皇子秦瑞哈哈一笑“三皇兄,去年三皇嫂可是单枪匹马猎了一只猛虎,你今年可别让三皇嫂给比下去了!”

????秦昊一听,登时愣了愣,猛地一拍掌道“五皇弟说的是,今年你皇兄我一定要发挥最大实力,可不能让媳妇领了先。”

????秦旭扭过头觑他一眼,薄唇渐渐抿了起来。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