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清贵人 > 第五九二章、无愧于心

第五九二章、无愧于心

?热门推荐:
????被独独留下的弘旬一脸怔怔然,他怔怔看着高坐在凤椅上的中宫娘娘,有些讷讷“不知皇额娘有何吩咐?”

????姚佳欣也不绕弯子,直截了当问“你和宁妃到底是怎么了?”

????弘旬稚气未退的少年脸庞上露出遮掩之色,他捏了捏袖子,低声道“没什么,只是儿臣最近身子不适。”

????姚佳欣哼了一声,“今早嫔妃来请安,宁妃也说你身子不适,所以她主动免了你的请安礼。”

????弘旬小脸一呆,可实际上宁额娘并没有免他请安啊!!

????“宁额娘……她为什么要这么说?”弘旬脱口问道。

????姚佳欣挑眉,宁额娘?素日里弘旬可不会这么称呼宁妃!额娘前头加上封号那字,可就生生疏远了不少!这个称呼,通常是别的皇子称呼其他庶母!

????姚佳欣淡淡道“因为粹嫔突然问及你为何数日都不去请安,宁妃怕旁人非议你懈怠不孝,所以才这么说。”

????弘旬脸色突然有些复杂,“宁额娘对儿臣一直很好。”

????姚佳欣立刻追问“那你为什么要躲着宁妃?”——没错,躲着!弘旬这模样简直就像一只鸵鸟,躲着他不想见的人,拒绝去面对现实!

????弘旬咬了咬嘴唇,却没有回答姚佳欣的话,他突然红了眼圈,“皇额娘,您还记得儿臣的生母吗?”

????果然……姚佳欣暗道,果然是质嫔的死因被弘旬知道了,她点头道“质嫔虽然已经去世多年,但本宫还不至于忘了她。”

????弘旬通红的双目一瞬间成了泪目,“有人说,儿臣的生母是被宁额娘给害死的!您觉得,儿臣该不该相信?!”

????姚佳欣淡然扫了弘旬一眼,“是谁告诉你的?”

????弘旬咬了咬牙齿“是儿臣生母当年的陪嫁宫女,绣帘姑姑!她如今就身在大公主府上!”

????姚佳欣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!所以弘旬从公主府回来,才会那样失魂落魄。

????姚佳欣沉默了片刻,“你若实在怀疑宁妃,可以亲自去问她!”——反正是宁妃自己整出来的事儿,让她自己解决去吧!

????弘旬一愣,再度低下头了,“儿臣……不敢去问。儿臣怕这一切都是真的!”

????十来岁的少年,却要面对养母是杀母仇人这种艰难抉择,会有所退缩也是应该的。

????姚佳欣深吸了一口气“弘旬,有些事情,或许比你想象地更复杂,这件事情,你一定要冷静,千万不要被旁人所利用。”——这件事只怕与粹嫔脱不了干系。

????弘旬忽的苦笑了笑“利用?皇额娘说得是粹嫔娘娘吧?”

????姚佳欣一愣,这孩子倒是不傻。

????弘旬一脸落寞地道“儿臣能够见到绣帘姑姑还是多亏了粹嫔娘娘呢!回宫后,粹嫔娘娘就一直让十弟接近儿臣,绣帘姑姑也劝儿臣继续与宁额娘虚与委蛇,并趁机抓住她的把柄,这样才能为生母报仇雪恨。”

????姚佳欣微微吃了一惊,看样子这个绣帘已经彻底被粹嫔给笼络住了。

????“那你会听绣帘的话吗?”姚佳欣虽然嘴上这么问,但心里已经可以确定弘旬不会这么做了。弘旬若要这么做,便会将这些话憋在心里,不叫她知道。

????弘旬摇了摇头,“不管儿臣的生母到底是不是宁额娘害死的,儿臣都不会做这种卑鄙的事情。”

????姚佳欣唏嘘,质嫔也好、宁妃也罢,都不算什么好人,却教出这么个行事无愧的孩子。

????姚佳欣看着弘旬,目光柔和,“你是个好孩子。行事方正、无愧于心,这很好。”

????弘旬却苦笑不已,“儿臣这么做,怕是有愧于九泉之下的生母。”

????姚佳欣道“质嫔与宁妃之间的恩怨,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。”

????弘旬沉默片刻,低声道“皇额娘,您果然知道很多。”

????姚佳欣……卧槽,老娘我这是被这兔崽子给套话出来了吗?真是愈发不能直视这些小屁孩了。

????姚佳欣正色道“本宫既身为皇后,管辖六宫,靠的是宫规律令,处置上下,依的是真凭实据。”——没有真凭实据,所以她不能处置宁妃。

????弘旬沉默良久,“儿臣明白了,儿臣告退。”

????见弘旭退了出去,姚佳欣这才松了一口气,原本瞧着这娃可怜,打算开导他几句,没想到这娃居然是想套老娘的话!

????浓云近前附耳道“娘娘,七阿哥似乎朝着清澜殿方向去了。”

????姚佳欣“哦”了一声,果然还是去问宁妃了。

????清澜殿。

????当底下人禀报说,七贝勒求见的时候,宁妃虽欢喜,心下却隐隐更加不安了。

????“儿臣给额娘请安!”弘旬一如往常称呼宁妃。

????宁妃欣喜若狂,急忙道“快过来让额娘娘瞧瞧你!”

????然而弘旬却执着地立在半丈外,不肯近前半步。

????宁妃一下怔住了,“旬儿?”

????弘旬抬起头,露出那双有些泛红的双眼,“额娘,儿臣的生母质嫔到底是怎么没的?”

????宁妃心里咯噔一下,“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?当初不早就查清了?是敦嫔想要杀母夺子,害了你生母性命。”

????弘旬脸上露出凄然的笑“到底是敦嫔杀母夺子,还是您杀母夺子?!”

????宁妃脸色唰地白了,“是不是粹嫔在你面前挑拨离间了?!”

????弘旬沉默了片刻,的确是粹嫔挑拨离间,但事情……只怕十有是真的。

????“是儿臣的生母身边的陪嫁宫女绣帘姑姑告诉儿臣的。”弘旬低声道。

????绣帘!!

????宁妃瞪大了眼睛,绣帘居然没死?当初绣帘染了重病,被撵出宫去,宁妃还着实松了一口气呢!没想到绣帘竟然还活着,而且还跑到弘旬面前说了那些话!

????弘旬跑来质问她,只怕已然是信了那个狗奴才的话了!

????宁妃心里一阵发凉、一阵发苦,又泛起浓浓的不安。

????此事,并无真凭实据,但她也同样没有真凭实据来证明不是她杀了质嫔。而对方,起码还有个人证,而这个人证又是质嫔当年的心腹宫女!

????宁妃一瞬间明白自己的处境,的确,只要她不承认,就没人能治她的罪!但是……这个儿子,会因为她不承认,便相信她吗?

????不,不会的,弘旬若真的相信她,便不会来质问她。除非她能拿出真凭实据来证明自己清白,否则……

????宁妃苦涩地笑了。

????。